半個瑞典人:北國孩子放暑假

香港的媽媽必定同意:放暑假比平日返學更繁忙!孩子活動多籮籮,暑期學習或補習班、宿營或露營,還有合家歡兼各式各樣親子聚會和活動。年紀較大的子女更可能參加外地遊學班/訓練營,人不在香港一頭半個月,或許父母也趁機會遠赴探班兼遊埠。

其實媽媽都心知肚明,漫長的暑假一點也不漫長,忙忙碌碌已過了大半。而媽媽的心亦最軟弱,但求忙到謝的同時,一家大細都玩得盡興,以慰勞整個學年來大人細路的辛勞,補償大家平時上學無得玩的苦悶,為迎接新學年前叉足電。

港童忙忙碌碌過暑假

香港人擅長去到盡,工作和放假時間表同樣密麻麻,放假不等於休息,孩子也習慣了多姿多采的暑假。北歐人生活態度儼然不同,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平時周末休息就真的是休息,有孩子的家庭常常留在家裏,最多外出一個回合已足夠。

瑞典生活節奏比香港家庭慢,平日每天上班上學之餘,仍有時間一家人共聚吃晚餐,在瑞典文化中屬重要一環。

於是媽媽爸爸孩子齊全在家的日子,肯定比香港家庭多好多。相較起來,日常生活時間表裏累積下來的親子時間既充足亦優質,就減卻了假期要找節目共建美好時光的需要和期待。

瑞典人享受休息 重家庭共聚

瑞典學校暑假放足兩個月,父母在高稅收高福利制度下享有起碼四星期的有薪年假,一家人如何度過?在沒有暑期作業或暑期集中營的傳統下,孩子又如何打發時間呢?休息的定義,對我們一家五口有五種不同演繹,如何令每個家庭成員都有充分休息之餘,保證在夏日假期有合家歡聚的好時光?

我們家兩個大女兒最先在六月中已開始放暑假,首先不用早起上學,睡到自然醒是最暢快的暑期項目。14和12歲的少女一個醉心坐在房裏畫畫聽音樂,一個喜歡出屋外草地彈跳做體操,和上網玩練馬跑馬遊戲。能夠全天候盡情睡覺兼投入心愛活動,我和丈夫完全由她們,因為我們毋忘自己的快樂童年都是這樣過的。

任玩的大前提是,兩姊妹必須幫忙媽媽做家務:輪流煮飯、曬衫收衫、掃地掉垃圾,和跟媽媽去買餸,直情跟我小時候一樣。協助爸爸修葺屋子的工夫較粗重,要換上全套工作服幫手拆除舊浴室、興建新浴室。照料五歲小妹妹的差使,還包括間中幫她洗頭、教她做公仔衫、陪她一齊玩泥膠踏單車,還有到鄰居家喚她回來吃飯等等。

待在家裏的暑假雖然忙得瑣瑣碎碎,最爽是沒有時限便無壓力,不太肚餓便隨便吃三文治又一餐,唯一密切留意的是氣溫。話說某幾天天開眼,太陽高掛兼氣溫攀升到25度,我們立即興奮地收拾細軟,抬着巨型太陽傘開車去海灘。我第一時間用腳趾試水,唔,應該無18度……兩個大人最終無落水,大女兒坐在大石上寫生,二女兒找不到平地打側手翻,於是跳下水,跟攤在浮牀上享受陽光的小妹妹玩水去。北國夏日黃昏日照長濕度低,輕風藍天、海草慢舞,我們吃麵包和蘋果,悠悠閒閒地又過了一天。

文:周游

周游
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