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走塑﹕「走塑」媽媽以身作則 食物盒鋼飲管不離身

全城走塑﹕「走塑」媽媽以身作則  食物盒鋼飲管不離身
Debbie樂於「走塑」,並以身教感染女兒減少使用即棄塑膠。

 

講起「走塑」,很多人都「心有餘而力不足」。究竟實行起來是否真的這樣困難?吳瑞茵(Debbie)育有一對分別8歲與3歲的子女,她兩年前意識到塑膠垃圾問題愈來愈嚴重,於是嘗試仿效外國家庭奉行「走塑」生活。「首先是減少買樽裝飲品,自己帶水樽,亦隨身帶備食物盒,用來盛裝麵包、蛋撻或外出吃飯時的剩菜。」有人會擔心用膠盒盛載熱食會釋放毒素,但Debbie就沒有太多顧慮,「我覺得麵包或剩食都不會太高溫,所以不太擔心。而我亦甚少買熱食外賣,如有需要,我會選擇標明可盛載高溫食物的膠盒,另也有金屬器皿。不過,就不會帶玻璃盒出街,因為實在太重,丈夫未必願意拿」。

攝;黃志東

身教子女少用膠

近年市面推出不少可循環再用的環保食物袋,問這個「走塑」媽媽可有使用?她卻說沒有。「我覺得部分食物袋內有車邊,易藏有食物,難以清洗。雖然亦有些食物布可把零食、麵包攜帶出外,但就未必適合小朋友用,因為一旦摺合得不好,食物會掉出來,所以始終用膠盒最安全、可靠。况且這些食物袋或布袋,價錢也不便宜,既然家中已有膠盒,就不花錢額外買了。」

全城走塑﹕「走塑」媽媽以身作則  食物盒鋼飲管不離身日知受媽媽影響,每天上學也用膠盒放置零食,不嫌麻煩。

相反環保飲管Debbie就有捧場。她購入了6支鋼飲管,直身、弧形設計的都有,「始終凍飲有飲管較好,因冰粒浮在飲品表面,不方便飲用。我除了為丈夫、兩個小孩各預備一支外,亦預留了兩支供親友使用。有弧度設計的,比較適合小朋友,毋須擔心會打翻飲品」。至於善後工作,Debbie亦有一套心得。「用完後,我會先用清水吸啜幾下,吸走管內殘留的飲品,再用清水冲一冲表面,之後放在食物袋內,回家後再用特設的幼細刷頭清洗,然後自然風乾。」
全城走塑﹕「走塑」媽媽以身作則  食物盒鋼飲管不離身每次用完環保飲管後,Debbie會用附設的小刷子徹底清洗,那就不擔心藏有污物。

Debbie用了鋼飲管年多,發現愈來愈多食肆願意配合,「之前偶爾也會忘了走飲管,但現在習慣了,一定會記得。此外,有些餐廳在落單時,已標明可走飲管」。而她的「走塑」生活,也感染了長女日知,她說:「我會用食物盒裝小食回學校,這樣可減少塑膠廢物,可以幫助改善海洋及環境。」
全城走塑﹕「走塑」媽媽以身作則  食物盒鋼飲管不離身外出用餐時,Debbie一對子女已習慣用鋼飲管代替即棄飲管。
全城走塑﹕「走塑」媽媽以身作則  食物盒鋼飲管不離身每次外出,Debbie定必攜帶一個小小膠盒,方便隨時買小食。

塑膠禍害﹕污染海洋 影響食物鏈

人人喊「走塑」,但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塑膠垃圾的禍害?香港教育大學科學與環境學系副教授周卓輝稱,垃圾禍害可從兩方面了解。一是消耗資源,因為塑膠是由化石能源提取出來,使用塑膠愈多,便消耗愈多原油;二是影響環境及生態。研究顯示,在2010年,192個沿海國家約有3億頓塑膠垃圾,當中約有1300萬頓會流入海洋,嚴重傷害海洋生態。

塑膠禍害﹕污染海洋 影響食物鏈
周卓輝

他說,塑膠垃圾落在海洋後,部分會由大膠分解成細膠,再慢慢變成微塑膠,造成污染,影響食物鏈。「微塑膠會如海綿般,吸收海洋內的污染毒素,這些毒素大多是人類產生出來的污染物,原本可以被大自然分解,但現在於分解中途被微塑膠吸走了。」周卓輝表示,微塑膠是近年備受關注的議題,微塑膠有可能含有毒素,對人體構成影響,但影響的程度有幾大,則仍需更多研究實證。

塑膠禍害﹕污染海洋 影響食物鏈

那麼,用少一支飲管就可以減少對環境的損害?若純以分解時間角度來看,周卓輝認為,「用木棒代替膠匙是好事」,但最理想還是使用可循環再用的物品,例如鐵匙。他又謂,部分塑膠如聚氯乙烯(PVC)難以分解,而我們日常生活中所見的信用卡或浴簾等,就是用PVC製成。大家棄置這些膠產品前,最好停一停,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