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
秋天遠足 發掘大自然妙趣

趁着剛開學還不太忙,而且天氣已經沒有這麼熱,周末最佳的節目,莫過於登山遠足,呼吸新鮮空氣,為新學年儲備正能量。帶小朋友行山,如果純粹當「放電」,任由他們通山跑,走馬看花,那就未免太可惜了。專家指出,香港雖是彈丸之地,卻蘊含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所以大家遠足時,若能抱持「生態調查員」的心態去觀察細賞的話,肯定會有更多驚奇發現。

文︰沈雅詩、李樂嘉    攝︰黃志東攝     小模特兒︰Makis、Daemen

親子行山想更添樂趣,除了要有一雙力氣十足的腿,還得靠一雙善於觀察的眼睛,以及一雙靈敏的耳朵,「當我們走入大自然,可以做的有趣事情實在太多,簡單如數數遇見多少種昆蟲、觀察牠們的棲身環境,以至利用簡單的工具,收錄雀鳥的叫聲,已經足夠玩大半天」。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項目主任杜振南(Hugo)說。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Hugo教路,想收錄雀鳥的鳴叫聲,可嘗試把錄音儀器固定在雨傘柄上,利用它的「鑊」形流線,把聲音聚焦,聽起來會更清晰。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昆蟲標本並不難做,只要把收集到的昆蟲屍體,用酒精消毒後,再用大頭針或珠針把蟲身固定在發泡膠上,風乾後即告完成。

外國的小朋友,走入叢林捉昆蟲玩是等閒事,但港童最怕污糟,遇見小昆蟲也望而生畏,Hugo指出,家長多帶孩子親近大自然,有助減低他們的恐懼感。膽子壯大了,還可以自製昆蟲標本呢!

「蝴蝶、螳螂、甲蟲,甚至蒼蠅、蟑螂等昆蟲,統統都可以用來做標本的,那當然是採集那些已經自然死亡的昆蟲啦!只要用酒精浸泡屍體消毒,再把蟲身用大頭針或珠針固定在發泡膠上,讓牠們風乾便大功告成。」但Hugo提醒,郊野公園內的昆蟲是受到法例保護的,市民不可隨意捕捉或帶走,想採集樣本,就要考慮其他地方了。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一邊行山 一邊記錄物種

Hugo一直致力推動體驗式環境教育,他鼓勵家長跟小朋友用更多方法去認識大自然,而不是停留於生態導賞這種被動的模式,「我們中心,甚至會舉辦生態速查活動,滿6歲的小朋友已經可以參與其中。生態專家會帶大家一邊行山,一邊搜索及記錄在龍虎山範圍內出沒的物種,市民可以學習怎樣做一個公民科學家」。

說回來,親子登山,未必時時刻刻有生態專家在身旁,若發現了一些沒見過的動植物,可以怎樣認識更多呢?Hugo就推介大家使用一個手機App——iNaturalist。「這個App很易用,只要把拍到的動植物照片上傳到iNaturalist資料庫,很多科學家、大自然愛好者都會來協助辨識,更可與他們交流討論。」

◆生態大發現

我們在Hugo的帶領下,近距離接觸大自然,沿途看見很多蝴蝶、雀鳥和小昆蟲,你又認識牠們嗎?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黃猄蟻又名黃柑蟻、紅樹蟻,被譽為世界上最聰明的螞蟻,廣泛分佈亞洲和澳洲,在香港亦很常見。黃猄蟻屬社會性昆蟲,會互助合作完成築巢、覓食、保護初生兒等任務。但要注意,這種蟻生性兇猛,會咬人的,所以見到牠們,切勿伸出手觸碰!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黑尾灰蜻屬中型蜻科品種,雄性複眼藍綠色,胸部及腹部粉藍色,尾部末端黑色,翅膀透明。至於雌性,最大分別是胸部和腹部黃褐色,背面兩側有褐色縱紋。 黑尾灰蜻在香港很常見,常棲息在溪流、水管、排水道、有滲漏的地方和有水的排水溝。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介殼蟲體積細小,對人體健康不構成傷害,也不會導致皮膚痕癢,但牠們卻是植物殺手!這些小蟲最喜歡群聚在植物的葉片或莖部吸食汁液,導致植物失去養分而枯萎。介殼蟲在春夏季數量較多,不論在郊野公園還是市區,都有機會發現牠們的蹤影。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一群埃及吹棉介殼蟲寄生在樹葉上,恍如白雪。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麻雀是香港最常見的鳥類品種之一,成鳥雌雄同色,頰部和喉位有黑斑。麻雀的適應力很強,無論郊外或城市環境,牠們都能生存及繁殖,而且喜愛親近人類及民居。根據香港觀鳥會最新推估,香港現時約有25萬隻麻雀,較去年5月的30萬隻大幅減少,相信與本港今年春天陽光充沛及較乾旱的天氣有關。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頭和背上大半部分都是紅色的,下半身是黃色,「屁股」則是黑色,成蟲身長可逾16毫米。泛光紅蝽不但吸食植物汁液,還是捕獵能手。口部可伸出食器刺入獵物的體內,再吸食對手體液,因此可攻擊比自己大的對手。
入秋行山﹕遠足微觀細聽  做個生態調查員波蜆蝶的翅膀呈褐紅色,上面滿佈白色斑點,飛行距離短,喜歡原地盤旋觀察環境,休息時翅膀呈V形半開合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