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

出版20年的兒童刊物《木棉樹》宣告將於今年6月停刊,令香港老牌兒童雜誌更買少見少。雜誌比起其他讀物,更具時代特徵、更能展現當代文化。在歲月洪流裏,歷代兒童的成長足迹是怎樣的呢?這一代的孩子又究竟需要什麼?從本港經典兒童雜誌的內容變遷,或許可以得到一些啟示。

文:沈雅詩、許朝茵、顏燕雯        小模特兒:鄧雲昊、劉遨言、劉慠懃        攝:蘇智鑫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
兒童雜誌 見證時代變遷

初期單色印刷 以文字為主

要數香港老牌兒童雜誌,不得不提《良友之聲》。它在1953年由鮑思高慈幼會斥資創辦,至今已經出版超過半世紀,是目前本港最長壽的兒童刊物,陪伴了三代香港人成長,當中包括生於1940年代末的梁熾才神父。「我小時候也是看《良友之聲》的,那時只賣幾毛錢。那年頭的小孩子,特別喜歡看畫報、漫畫書,因為當時電視未普及,大家都沒有什麼娛樂。」昔日這個小讀者,搖身一變,今天已經成為《良友之聲》的社長了。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良友之聲》、《木棉樹》及《紅蘋果》是本港的老牌兒童雜誌,見證不同年代的孩子成長,不過《木棉樹》將會停刊,令兒童雜誌買少見少。

梁熾才透露,最初《良友之聲》是以周報形式免費派發,初期單色印刷,以文字為主,直至1968年才改以半月刊的畫報形式面世,不單改為全彩色印刷,在內容及版面上亦大革新。例如加入了發掘世界趣聞、介紹中國風光的欄目等,並且注入大量的漫畫故事,包括由漫畫家王澤所創作、盛極一時的「小夫子」。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年過七十的梁熾才神父,當年也是《良友之聲》的小讀者,今天搖身一變,成為該雜誌的社長了。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小夫子是《良友之聲》的經典漫畫主角。

1960s迎合武俠潮 1970s取材時事

事實上,不同年代的《良友之聲》,也盛載了不同年代的集體回憶。「1960年代很流行武俠小說,所以你會發現《良友之聲》亦有連載武俠漫畫,迎合當時小讀者的閱讀口味。」現任《良友之聲》編輯陳詩韻說。

1970年代,因着良友之聲出版社同時接辦了另一本兒童雜誌《樂鋒報》,令《良友之聲》的定位更加鮮明。梁熾才表示:「《良友之聲》的對象主要是初小生,而《樂鋒報》則主要給高小生看。」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雜誌強調品德教育,像這篇由港大前首席副校長譚廣亨、港大小兒外科臨牀助理教授鍾浩宇所講解的罕見兒科疾病,結尾也勸勉孩子「即使奇蹟不常發生,也要學習堅持」。

翻閱70年代的《良友之聲》,跟60年代的風格又明顯不同了。在70年代,這本刊物很多漫畫創作都取材自新聞時事,例如第127期的《良友之聲》,便借用了轟動一時的筲箕灣5級大火作故事情節,陳詩韻相信,是與電視媒介逐漸普及有關,「大家對社會、國際動態多了關心,像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我相信很多小朋友都對美國太空人第一次登陸月球感到好奇,所以《良友之聲》、《樂鋒報》在那個時期,都刊載了很多關於太空的科幻故事,開拓孩子的科學視野」。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良友之聲》由鮑思高慈幼會創辦,內容不乏宗教故事。1960年代一冊只售5角,現已漲價至35元了。

成長於70、80年代的家長,應該對「撲滅罪行」、「清潔香港」等社區運動不感陌生,那個年頭的《良友之聲》,除漫畫外,亦多了這類題材的處境式故事,反映當時社會的關注點。

不過,隨着香港教育普及,家長對子女學業成績愈來愈重視,自90年代開始,《良友之聲》也漸漸走向以知識為基礎的發展方向。時至今日,已改為月刊的《良友之聲》,每期都有關於STEAM、中英語文、中國文化等固定欄目,講解的雖然是「小兒科」學問,但每個欄主都絕不「小兒科」,包括有港大前首席副校長譚廣亨、港大小兒外科臨牀助理教授鍾浩宇、中大物理系高級講師湯兆昇等猛人,相當有號召力。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1960年代,電視未普及,雜誌社透過發掘世界趣聞,讓孩子放眼世界。另外,當年武俠風氣盛行,《良友之聲》亦有連載武俠漫畫,迎合小讀者口味。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良友之聲》在1953年創刊,屹立66年,陪伴了三代香港人成長。

為學生建構品德價值觀

良友之聲出版社市場推廣經理李惠珍強調,《良友之聲》雖然重視知識層面,但更加重視雜誌66年來堅守的使命,就是要為學生建構正確的品德價值觀,陪伴他們好好成長。「我會形容《良友之聲》是一本兒童綜合雜誌,一方面幫助小朋友吸收更多課外知識,家長亦可了解孩子的喜好,發掘他們的潛能;另一方面,每篇文章都有跟小朋友生活經驗連結的小總結,從中帶出品格價值或值得他們反思的地方。」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初創刊、改革前的《良友之聲》,單色印刷,以文字為主,學生要有一定的識字量才能閱讀得來。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現任《良友之聲》編輯陳詩韻指出,兒童雜誌可以擴闊孩子的閱讀題材,而且篇幅短,容易消化,有助提升小朋友的閱讀信心。

短篇文章 提高閱讀興趣

胸懷抱負雖大,但要在這個年代,經營一本兒童刊物絕不容易,《良友之聲》同樣面對很大的挑戰,梁熾才不諱言,這是一門蝕本生意。「在70年代高峰期,單是《良友之聲》的印量已經超過2萬本,是有錢賺的;但近年《良友之聲》和《樂鋒報》兩書也不過合印約萬本,每月都虧本。」

良友之聲出版社營運及行政高級經理陳靜文解釋,社會意識形態的轉變,為雜誌帶來很大的衝擊,「資訊科技發達了,小朋友學習、娛樂都趨向電子化,同時家長的心態也跟從前有所不同,普遍都以目標為本,很多時只願意花錢購買中、英、數、科學相關的參考書,像《良友之聲》這類兒童綜合雜誌,就容易被家長忽略」。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良友之聲出版社在1970年代接辦了另一本兒童雜誌《樂鋒報》,由於《樂鋒報》的讀者對象是高小生,散文會較多。

銷售渠道狹窄,亦是另一致命傷,陳靜文續稱:「我們是非牟利機構,付不起昂貴的上架費,所以沒法子在便利店銷售,現時每一本書,只能通過學校、教會向學生和家長推介。」

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為迎合市場需求,近年雜誌也加入不少教學元素,在雙語故事篇一欄,還加入QR Code,掃描後,會聽到由以英語為母語人士朗讀英文句子。

然而,即使難關重重,梁熾才卻未言放棄,堅持做蝕本生意,「我一直為《良友之聲》驕傲,它真的起到教化的作用」。陳詩韻亦認為,兒童雜誌有其存在價值,「大家常說閱讀對孩子有幫助,但看一本書,很難一氣呵成去完成,兒童雜誌便不同,每篇文章也是短短一兩版,很容易看完,對一些閱讀負荷量不高的孩子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入門,可以提升他們的閱讀信心和興趣」。

6月停刊﹕《木棉樹》說再見黃雅文表示,當初辦《木棉樹》是抱着「唔執笠便算勝利」的心態,所以雜誌有機會出版至今天,她感到已經打贏了這場仗。

6月停刊﹕《木棉樹》說再見

創立於1998年的兒童文學月刊《木棉樹》剛宣布今年6月停刊,創辦人及主要內容編輯黃雅文多年來幾乎都是一力支撐整個出版社的運作,她指出,停刊跟市場沒有太大的關係,只是近年因身體抱恙未能維持下去。「我最初預計做30年,那時我應該也退休了吧!只可惜這裏人手少,沒有太多時間讓我可以停下來,身體支撐不到,所以才決定停刊。做不到30年,也是我一個小小的遺憾。」

身體抱恙 未能支撐出版運作

1995年大學畢業後,黃雅文花了3年時間,以她手上的積蓄創辦《木棉樹》,她指自己從來沒有考慮盈利或虧損的問題,只是一心想做好雜誌。「出版初期,有人說香港是文化沙漠,有人說我們的字太多,小朋友不愛看字等,但我都不理,想怎樣就怎樣,年輕就是輸得起!不過我的確也經歷過經營困難,因背後沒有任何資源支持,試過一直蝕錢,後來一位中大師兄知道後,曾無條件資助我們一筆金錢,回想起來也很感謝他。」

黃雅文說自己小時候看兒童雜誌的機會並不多,家裏從不買「閒書」,小學時曾在學校獲派《紅蘋果》訂閱表格,很想訂,但媽媽覺得太貴拒絕了。小時候想看書而不能,長大創立童書,她笑言某程度上是想彌補童年時代的那個自己。

每年暑假,黃雅文都會為《木棉樹》作一次檢討,以求改進。做了20年,她自豪地說近年的《木棉樹》已是最好的。「上次(2016年)因為自己要做手術跟讀者說休刊一年,很多人覺得突然,所以今次停刊便提早宣布,希望趕得及讓作者及讀者提出感受並向他們作出回應,做到真正的Goodbye—Bye,be Good。」

兒童讀物﹕「益智蘋果」 為孩子植入文化種子《紅蘋果》進軍香港超過40年,陪伴不同年代的小孩成長。

「益智蘋果」 為孩子植入文化種子

《紅蘋果》亦是另一本見證香港人成長的兒童雜誌,它在1977年12月創刊,今年邁向42歲了!有別於《良友之聲》的百分百本土製作,《紅蘋果》的內容由法國巴亞兒童出版社(Bayard Jeunesse)提供,作為香港分社的芥子園出版社則負責編譯。

在本港《紅蘋果》任職20年的高級編輯齊秋莎(Sacha)憶述:「早期法國總公司來港發展時,抱有一個使命,就是希望他們編製的兒童雜誌,可如一粒種子般,把文化植入小孩子的心內,隨時間讓種子慢慢發芽,為小孩奠定良好的文化基礎。」

至於取名《紅蘋果》,是有香甜及健康的意思,因此,內容上不單提供娛樂及知識,更希望可培育孩子正面的人生觀及世界觀。

「有些故事的主題會較深奧,例如會提及與摯友分離的複雜情緒,我們希望給小朋友有多些思考空間,有助他們的心智成長。」Sacha說。

最初登陸香港的《紅蘋果》,設定讀者對象是4至6歲小朋友,後來因應市場需要,出版社於1983年推出為3至7歲幼兒而設的《小小紅蘋果》,而《紅蘋果》則改為主攻6至11歲小學生市場。

兒童讀物﹕「益智蘋果」 為孩子植入文化種子最早期的《紅蘋果》印刷技術不及現時,色澤及設計較單調。

21世紀兒童識字量提升

走過40多個年頭,《紅蘋果》陪伴過不少香港兒童成長,Sacha也留意到不同年代的孩子在閱讀能力上的差異。她指出,21世紀的兒童,相比起20年前的同齡孩子,除認知能力較高,識字量也大大提升。「我入職初期,整本書的字數只得1000至1200字,但隨小孩的認知及知識水平提高,字數也隨之而遞增,除了故事的描寫更加豐富和細緻,所用的詞彙也較深奧,甚至有時會用上四字成語,令現時70多頁的內容,字數已接近7000字了。」

除字數及詞彙上變化外,書中的內容亦有增刪。例如以往雜誌內只刊登一個故事,但自去年9月開始,便多添一個,配合不同讀者的需要。Sacha解釋:「因為我們留意到,現今小朋友的學習能力發展得很快,只是相差一年,理解能力已有很大的分別。因此,我們決定每期都製作兩個深淺程度不同的故事,淺白的,適合小一至小二;深奧些的,適合小三或以上的讀者。」兒童讀物﹕「益智蘋果」 為孩子植入文化種子千禧年代的《紅蘋果》仍有小手工欄目,不過小朋友的時間愈來愈少,這個欄目最終也消失了。

孩子無閒情 手工欄目淡出

不過,亦有鑑於這一代的孩子愈來愈忙碌,根本沒有閒情做手工,於是教做手工的欄目也從《紅蘋果》漸漸淡出,唯獨保留了簡單的科學實驗,「我們有一個叫『讓我試試』的欄目,是透過實驗讓小朋友明白一些科學原理。或許因為當中含有學習元素,所用的用具亦從家中隨時找到,實驗過程也不太花時間,所以有一定的捧場客」。兒童讀物﹕「益智蘋果」 為孩子植入文化種子《白羚羊》是芥子園旗下另一刊物,內容較深奧,適合9至14歲兒童閱讀。

附送禮物兼具教育功能

兒童雜誌的另一賣點是不時有隨書附送的禮物,《紅蘋果》的禮物也跟隨社會變遷而「增值」。Sacha兒時也是《紅蘋果》忠實讀者,她回想兒時,有次《紅蘋果》送贈珠盤玩具,已令她樂上半天,但現在的禮物不能只有娛樂性,要兼具教育性才有吸引力,「上年曾送出一個小型顯微鏡給訂閱戶,可把物件放大20至40倍,我們鼓勵小朋友和父母走到公園,一起利用顯微鏡細看樹葉上的葉脈,好玩之餘也可探索世界」。兒童讀物﹕「益智蘋果」 為孩子植入文化種子不同年代的《紅蘋果》,各具風格,以近代版本的尺寸最細,方便小讀者攜帶出街。

很多人說出版行業為夕陽工業,很難生存,Sacha也不諱言,現今小朋友多愛玩平板電腦,這對兒童雜誌的銷量也會構成影響,她雖然不肯透露《紅蘋果》的訂閱人數,但強調芥子園出版社所有刊物,一年也合共有100萬個訂戶。「多年來儲下不少忠實擁躉,而且很多父母仍然支持子女多閱讀書刊,只要定價並非太貴,一般也不會太過計較價錢。」

鼓勵閱讀﹕學校設雜誌架 多元內容受歡迎董雅詩認為兒童雜誌趣味性高,而且內容多元化,能吸引孩子閱讀。

鼓勵閱讀﹕學校設雜誌架 多元內容受歡迎

很多學校的圖書館都設有雜誌架,用來擺放不同的中外兒童雜誌或月刊,鼓勵學生閱讀。香港創意閱讀教育協會會長、小學圖書館主任董雅詩表示,現今兒童雜誌非常多元化,以她任職的學校為例,圖書館內有10多本兒童雜誌,有些是學校購入,有些則是書商贈閱。「小朋友一般都有興趣看兒童雜誌,因為它們內容多元化,有時更有小手工如摺紙等教學,容易吸引孩子;此外,雜誌比一般故事書有更多圖畫,不但製作精美,而且頁數不多,很快便能看完,所以受學生歡迎。」

不過,她指出,現時向學生推介兒童雜誌不像以往方便,「我小時候,學校會自行選擇,並推介我們買哪一本雜誌,甚至代訂,但現在這情况不太普遍,因為當中涉及利益問題,屬於商業活動,不能直接安排學生訂閱某雜誌,而教育局也有相關指引,不是學校隨意想學生訂哪一本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