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

香港所有小學,不論官津或直私學校,均設有圖書館。不過,一間學校的圖書館能否充分發揮推動校園閱讀氣氛的功能,還得看校政的配合,以及學校圖書館靈魂人物——圖書館主任的心思。趁着今天是「世界閱讀日」,帶大家走訪一些非一般的學校圖書館,看看他們如何為學生打造書香黃金屋。

文︰沈雅詩、顏燕雯      攝︰黃志東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
世界閱讀日.登上火車漫遊書海

連閱覽室佔5課室 採光充足

踏進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的圖書館,記者很難想像自己置身於一間津貼學校裏。除了因為面積很大,圖書館連同閱覽室足足佔有5個標準課室,一排採光度十足的全落地玻璃,也令人精神一振;再加上一列玩味十足、讓學生可安坐閱讀的「協和號」火車,整個佈局,都充滿驚喜。

長沙灣協和的前身是協和小學(上午校),2011年由太子道遷往長沙灣現址轉行全日制,該校圖書館主任倫雅文透露,當年在興建新校舍時,校長就曾下達一道指令,「他說圖書館一定要夠大,而且光線充足,要吸引學生留在這裏,於是學校便打造了一個超級大的圖書館。同學不單可以在館內閱讀,還可走到相連的閱覽室,無拘無束地坐着、躺着,甚至吃着東西去看書」。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長沙灣協和圖書館主任倫雅文(中)除了替全校各班每兩周主理一節圖書館課,每周亦會抽出一天,跟小朋友在早讀時間一起閱讀有趣圖書。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學校沿用香港公共圖書館的圖書分類法,以劉國鈞的中國圖書分類法編排中文圖書,而英文圖書則採用杜威十進分類法。

設20分鐘「大息」 放學後開館

硬件100分,還要有政策配合,才能讓學生充分利用這個圖書館。長沙灣協和有一個長達20分鐘的「大息」,學生可在這個時段到圖書館借還書籍,同時為確保不會因為人流太多而拖慢借還圖書的速度,學校採取了分流措施,每天的大息時段只限「優先看」的班別進入。舉例,星期一只限一至六年級的A班入內,星期二便輪到一至六年級的B班,餘此類推。這樣,每名學生都一定有機會使用到圖書館。

放學後開放圖書館,亦是學校的「德政」,「這個並不是所有學校都做得到,因為很多學校圖書館主任都要兼教其他科目,為怕他們遲了下課,學校寧可選擇在放學時段閉館,這其實是很可惜的。不過,正正因為長沙灣協和向來的傳統都十分重視閱讀,所以我毋須兼教,只管專心處理館務,於是放學後便可立即開放圖書館,讓學生前來閱讀、借書和找資料」。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為配合學校課程的需要,長沙灣協和圖書館把各級重點推介的圖書放置在近門口的「我的年級閱讀主題」書架上,方便學生取閱。

成立書迷會 吸納書蟲

記者在圖書館走了一圈,發現這間學校的圖書分類法「熟口熟面」,原來是因為學校沿用了香港公共圖書館的那套方法,中文圖書根據劉國鈞的中國圖書分類法,而英文圖書則採用杜威十進分類法(Dewey Decimal Classification)。「你可以說我們是捨易取難,因為很多小學的圖書館,也希望簡化一點,於是把中英文館藏統一使用杜威分類法。但我們的想法是,如果學校跟公共圖書館用同一套分類模式,那麼,學生不單懂得在學校找書,在公共圖書館也一樣找到。」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學校圖書館是長沙灣協和學生最喜歡流連的地方之一,單單在上學期,外借書籍數目已累積逾3萬本。

「從閱讀中學習」是課程改革的4個關鍵項目之一,推動校內閱讀已是現今學校的核心任務。長沙灣協和亦不例外,除了每周兩天的早讀時間、推行一般小學常用的閱讀獎勵計劃之外,學校在今個學年,更新成立了「小小書迷會」,透過不同的閱讀活動凝聚一班小書蟲,同時增加圖書館的號召力。「我們希望集結『小小書迷會』粉絲的力量,由他們感染身邊同學,愛上閱讀、愛上圖書館。」倫雅文說。

貴為「小小書迷會」的粉絲,他們不單享有優先借閱新書、熱門書的福利,學校舉辦的作家講座及簽書會,部分亦只招待小書迷。「學校今個學年舉辦4個作家講座,其中兩個包括來自台灣的著名童書作家王淑芬,以及深受小學生歡迎的《大偵探福爾摩斯》作者厲河,亦都只供『小小書迷會』成員參加,於是其他同學開始感到羨慕,希望來年加入書迷會。」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去年9月甫開學,圖書館便舉辦了一連5天的「開學小書展」,希望重燃學生的閱讀熱情。

不過,有權利亦有義務,「小小書迷會」的成員每年須完成至少8個「閱讀錦囊」,以不同形式及向度,向同學推介好書、分享閱讀心情。倫雅文相信,透過這種深度分享,既可擴闊小書迷的閱讀眼界,其他同學亦有得着,達到雙贏的結果。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台灣著名童書作家王淑芬(左一)早前到長沙灣協和舉辦講座及簽書會,屬「小小書迷會」粉絲專享活動。

教師參與選書 支援學科學習

但說到底,所謂「從閱讀中學習」,最重要是讓學生藉閱讀汲取各類知識,倫雅文亦認同,是故學校圖書館必須要有一個鮮明的定位,「沒錯,這兒的環境很舒適,學生有適度的自由去選擇看什麼書,或是用一個怎麼樣的狀態包括坐、臥、躺着去看書,我會形容這裏是一個『閱讀遊樂場』。然而,一個好的學校圖書館,不應該純粹是給學生休閒、消遣的地方,它更加應該擔當支援學科的伙伴角色,成為學習延伸的場地」。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每類書籍都有很多相關的小擺設,突顯圖書館主任的心思。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小小書迷會」現有約270名小粉絲,他們需透過「閱讀錦囊」向同學推介好書和分享閱讀心情。
世界閱讀日﹕小書蟲無拘無束閱讀  學校圖書館化身「遊樂場」長沙灣協和圖書館玩味十足,仿港鐵標示的設計,加上「協和號」火車,寓意學生登上列車後,可各自出發前往不同的「目的地」,漫遊書海世界。

為此,長沙灣協和有一個超強協作性的學校圖書館,它不單止是科組的「好朋友」,亦是跨科組的橋樑。倫雅文表示,學期未開始,學校圖書館便舉辦教師小書展,邀請各科的教師一起為圖書館選購館藏,「始終我不在前線任教,各科需要購入什麼書籍,很需要同事給予意見」。另外,圖書館亦會每年按照學校課程的需要,編訂配合各年級學習的書單,並把圖書抽出來,放置在「我的年級閱讀主題」書架上,作全學年的展示。「這個關乎到空間規劃,我會盡量開發圖書館內的『黃金地段』,在學生觸手可及的地方,放置重點推介的圖書。」

多管齊下,難怪長沙灣協和的孩子個個都書不離手,單單在上學期,學校圖書館外借書籍數目已累積逾3萬本,情况令人鼓舞。

世界閱讀日﹕閱讀推手出盡法寶 讓學生愛上書圖書館主任的工作並非只是協助學生借書、還書、把書本分類等,還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文書和策劃工作,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學生愛上閱讀。

閱讀推手出盡法寶 讓學生愛上書

閱讀推廣活動在全校推行,圖書館主任為此下的工夫並不少。聖公會李兆強小學圖書館主任黃志恆說,每年暑假,他和教師團隊都會訂出4個學習主題,依主題挑選105本書,再把它們劃分高、中、低年級,並請各科任教師撰寫推介文章,最後製作成推介小冊子。他認為圖書館主任的工作是一個閱讀「推手」,目的是要讓學生接觸不同題材的圖書,不要只偏重於其中一種類型。(黃志東攝)

圖書館主任跟教師有什麼不同?有小學生這樣回答:「他們不用教書!」、「他們對圖書十分熟悉!」其實圖書館主任的工作又豈止於此?他們還要常常跟各科主任開會,甚至在每年書展時,一連5天在當中尋寶,目的只為替學生找到好書。不如趁着世界閱讀日,深入認識這個致力推動閱讀風氣的圖書館主任,好讓同學下次翻開圖書時,會更加明白這群教師多年來的默默付出。

這天,10個來自不同學校的教師正聚集一起開會。他們全都是來自聖公會轄下小學的圖書館主任,原來聖公會早前成功申請了優質教育基金,在其轄下10間先導小學推行「數碼閱讀日記」計劃,透過引入VR和AR項目,提高學生的閱讀動機和興趣。所以他們每月便走在一起,討論相關活動的進展。

趁着那麼多名圖書館主任共聚一堂,這還不是一個最佳機會去好好認識他們的工作嗎?世界閱讀日﹕閱讀推手出盡法寶 讓學生愛上書聖公宗(香港)小學監理委員會有限公司總幹事謝振強(前一)與10個來自不同學校的圖書館主任,共同為提升學生閱讀興趣而研發出「數碼閱讀日記」計劃。

既像教師又像朋友

聖公會基恩小學的黎綺敏既是常識科教師,又是該校的圖書館主任,她不諱言兩個身分完全不同。「圖書館主任既像老師,又像學生的朋友,因為我們不會向他們追功課!我教常識時,學生是帶點戰戰兢兢地上課的,但換成上圖書課時,他們的臉上便開始出現笑容,又會跟我說很多家常話。」上圖書課畢竟較輕鬆,可是有些教師仍要兼任教授其他科目,難免要在學生面前「變臉」。

世界閱讀日﹕閱讀推手出盡法寶 讓學生愛上書聖公會柴灣聖米迦勒小學圖書館主任張雅欣(後右一)與圖書館助理Michelle(後中)平日除了管理館內超過1萬本圖書,也要負責整個圖書館的佈置和設計。愛閱讀的小朋友自然也十分敬愛這兩位教師。

點止整理書本咁簡單

很多人以為圖書館主任整天坐在圖書館裏整理書本,其實不然。一般學校每天上課時間約7個多小時,在這段時間裏,圖書館主任非常繁忙。聖公會天水圍靈愛小學圖書館主任梁曦文簡述了她一天的工作。「早上回到學校,我會先到圖書館開門、開燈、開電腦,讓學生可以在早上7:50來到圖書館看書。到了8:15,學生們回到課室早讀,我便要到各個課室巡視,看看他們的閱讀情况。接着是班務時間,這時工友姨姨會把學生歸還的圖書蒐集再送到圖書館,我就要花1至2堂的時間把這些書重新上架。之後兩個小息和放學時間,同學都會來借書,我都要有所準備。當然,有時候這些工作都會有TA(教學助理)協助。」

上面提到的都是圖書館主任每天的例行工作,但原來還有更多行政事務需要由他們處理。例如學校辦跨學科閱讀時,圖書館主任便要跟該科教師開會,並作出資源上的配合,例如建議選用哪些圖書、製作學習小冊子等。「我覺得圖書館主任跟全上下關係非常密切,因為閱讀計劃是全校性的,我們需要透過教師、工友甚至家長義工的協助,才能完成整件事。」梁曦文說。世界閱讀日﹕閱讀推手出盡法寶 讓學生愛上書搞不同活動提高閱讀動機

加上,隨着平板電腦和智能手機的普及,要新世代的小朋友拿起書本,的確不易。不過,這班圖書館主任卻一點不氣餒,他們往往出盡法寶希望引得學生對圖書的興趣。例如他們試過義賣圖書、由學生票選最受歡迎作者的「作家提名人」、邀請故事爸媽講故事、設立投票箱選出最想看的圖書再由教師去購買等。位於愉景灣的聖公會偉倫小學,由於地點關係,學校大半數的學生為外籍人士,其圖書館主任鄺素茹說,香港很多家長對於閱讀的態度仍然是要與成績掛鈎,但她看到的是,不少來自歐洲地方的家長卻有另一種看法,而且整個家庭都非常配合,例如學校的每個學生都有一個圖書袋,他們可以把書帶回家跟家長閱讀和分享,而家長又能常到學校圖書館參與各種活動,讓整個家庭可以一同享受閱讀的樂趣。由於其學校圖書館有一寬敞的落地玻璃窗,她更曾在圖書館裏舉辦「夜宿圖書館」,讓家長和學生一同參與,於圖書館內看繪本、看夜空,翌日更一同做早操。

雖然推廣閱讀的路並不易走,但教師們仍花盡心思,不停構思各種有趣活動,目的只為讓家長和學生對閱讀的感覺改觀,好像他們曾經推行的「數碼閱讀日記」,她認為這不過是個引子,最終都是希望孩子不抗拒閱讀,從書本中認識世界。

數碼閱讀﹕引入VR、AR  突破閱讀紙本傳統聖公會柴灣聖米迦勒小學現有兩段由四年級學生拍攝的影片上載於VR珍藏館中,張雅欣說,現時已有另外兩本圖書的影片正在製作中,希望未來每月都有新影片誕生。

數碼閱讀﹕引入VR、AR 突破閱讀紙本傳統

聖公宗(香港)小學監理委員會有限公司總幹事謝振強說,每間學校只有一個圖書館主任,他們很多時都是「單打獨鬥」,有些活動推行起來比較困難。「每年我都去不同學校參觀他們的圖書館,日子久了,就想有突破,當時張老師提出以『數碼閱讀日記』申請優質教育基金,經過兩次失敗後,去年8月終於申請成功,我們先由10間學校作先導計劃,希望他們把經驗跟其他學校分享。」

數碼閱讀﹕引入VR、AR  突破閱讀紙本傳統除了VR珍藏館,數碼閱讀日記另一項目是AR小奇兵,每名已登記的學生都會獲發一張AR書籤,書籤是一個虛擬人物小奇兵,在閱讀期間,學生可把書籤夾在書本上,而當閱讀經驗提高時,AR小奇兵便會逐步成長。

負責這個項目的張老師,本身是聖公會柴灣聖米迦勒小學圖書館主任張雅欣,她表示希望透過自行研發程式,打破閱讀紙本的傳統,項目中包括已推出的VR珍藏館,每個學生可把自己的閱讀紀錄和歷程,以虛擬書本的形式收藏。他們閱畢某本圖書後,便以演講、話劇等形式拍下約1分鐘的短片,再上載至資料庫,學生只要用平板電腦或手機以相關程式掃描書封,便可以看到其他學生上載的影片。現時10間先導小學裏,每間學校都製作了兩段以上影片,資料庫亦在不斷擴充之中。

知多啲﹕一本學校圖書的「誕生」

知多啲﹕一本學校圖書的「誕生」

圖書館主任的另一個重要任務,便是為學校購買圖書。黎綺敏說,在每年的香港書展中,她花上5天時間在書展裏,依據學校已批核的財政預算和主題去選書和訂書。訂購新書後,再負責上架前的工作,每本書約需花30分鐘才能完成以下各個程序。

(1) 核對送來的書本,查核每本書是否完整無缺

(2) 在圖書的上、側、下脊分別蓋上學校印章知多啲﹕一本學校圖書的「誕生」

(3) 在書首頁蓋上登陸印章,以記錄書本的資料、索書號等

(4) 隨機於某些頁數蓋上學校印章,以防被盜

(5) 貼上借書及還書日期表

(6) 把書本資料輸入電腦

知多啲﹕一本學校圖書的「誕生」

(7) 製作借書條碼貼紙

(8) 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