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在起跑線.媽媽:我信個仔係得嘅! 讀障小子衝破阻礙 英文摘星圓教師夢

「輸」在起跑線.媽媽:我信個仔係得嘅! 讀障小子衝破阻礙 英文摘星圓教師夢
克服讀障執教鞭

或許在不少人心目中,「讀寫障礙」就等同「文盲」,讀障兒童一定「讀唔成書」,但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榮譽學士(英國語文)陳潁釗(Will),卻用行動推翻了以上前設。

Will在小學初時確是「目不識丁」,連b、d、p、q也搞不清。然而,憑着陳媽媽一個堅定的信念︰「我信我個仔係得嘅!」兩母子不斷尋找合適的學習方法。結果,他不單在DSE英文科勇奪5*佳績,其經歷甚至吸引到小學校長,主動招聘他成為自己學校的教師,作育英才。

文︰沈雅詩      攝︰蘇智鑫、曾憲宗

站在課室裏,Will用一口流利英語授課,驟眼看來,這個年輕有為的教師,跟別人沒兩樣,但其實他是一名讀障患者,在文字存取和解讀能力方面,有先天性缺失。「我小三時確診。小時候,不論中文或英文,寫字、做句和理解上,都有很大的困難。」

「輸」在起跑線  小學語文科成績偏差

Will以中文為例,單一個部首,他尚且能寫出來,只是要把它們組合成字的話,便上下左右「擺錯位」;英文亦然,總是倒轉字母的方向,「跳行」的情况也時常發生。可以想像,這樣一個小男孩,要考取好成績,並不容易。「我念到小四、小五,成績都是偏差的,尤其是語文科目。印象最深,是某次英文科考試,我做卷做得很灰心,一來我理解不到題目,二來就算有些我理解到,也沒法表達出來。我自知串錯很多字,於是憤然拿起紅筆,狠狠地在試卷上替自己打交叉,結果那份卷,我只拿到30分,不及格。」

不及格的試卷,在Will的小時候,媽媽的確收不少,但她每次總是平靜地簽名,從不流露半點負面情緒。「因為Will有一名姊姊,所以我很早察覺到他的發展明顯跟姊姊不同,是我主動走去學校,要求校長請教育署(現為教育局)官員來為我兒子做評估的。既然評估出來是有讀寫障礙,我便要接受,然後想辦法去幫助他。」

Will如願以償,今年正式成為小學教師。他盼望透過小學的可塑性,幫助小朋友改變未來。

「不放棄」是陳媽媽的座右銘

「不一定是讀障,有其他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也一樣,做父母的,一定不可以放棄,你放棄,小朋友也會放棄!」陳媽媽笑稱,當年教師見Will的字體經常超出格外,問是否需要爭取使用大一點的方格書寫,遭她一口拒絕:「我信我個仔係得嘅!」憑着這個信念,陳媽媽一直不離不棄,與兒子並肩作戰。

Will在訪問中,亦多次提及媽媽,感激她幫助他找到合適的學習方法。「我媽媽學識不高,是一個很平凡的家庭主婦,但為了我,她看很多參考書。小時候,我每次做功課,媽媽都會坐在我身旁,然後把中文字逐個部首、逐個部分拆開放大,再用故事串連起來。」Will以「碧」字為例,陳媽媽會把這個字拆開成「王」、「白」和「石」三部分,然後說成「王先生和白小姐坐在石頭上」。就是這些小故事,令Will開始慢慢認讀到中文字。

小時候的Will(右前),抄寫時總是「污哩馬查」、錯漏百出,陳媽媽(左)心生狐疑,主動向學校求助,經專家評估後,證實他患有讀障。

至於英文,就多得小學教師的幫助,「他們願意花時間在課餘替我補課,會用熒光筆依據phonics的發音,把英文生字拆開一組組去教我記、教我串」。

然而,對Will來說,心靈的安慰比技巧上的幫助更加重要。「我也曾自暴自棄,試過丟掉所有英文書!爸爸沒罵我,他教懂我不要太在意問題的存在,而是要在意怎去解決問題。至於當時的教師、補習教師和媽媽,也不會只一味挑剔我,他們會讚賞我做得好的地方,即使有些地方我真的做不到,他們亦會安慰我︰『只是小問題,不用擔心,慢慢長大自然適應到。』」這些關心和諒解,都一一化成Will的原動力,讓他有信心繼續學習下去。

憑陳媽媽(右)一句「我信我個仔係得嘅!」成功令患有讀障的兒子脫胎換骨。

不斷訓練 減讀障困擾

由幼稚園到小學,Will一直輸在起跑線,又有誰會想到患有讀障的他,能夠在DSE英文科勇奪5*的驕人成績,順利考入大學呢?「讀障雖然不能夠由有變無,但透過訓練,是可以減低它所帶來的困擾的。經過小學時期的密集式操練,我開始掌握到閱讀技巧;踏入中學,看很多課外書,又經常看英語電影、劇集,亦很喜歡登入當年很流行的Chat Rooms(聊天室),結識不同的外國朋友,操練英語。」

在學習賽道上最終反超前的Will,當年心無異志地選擇要投身教育事業,並想當上小學教師。「因為小學是一個關鍵時期,不論你背景怎樣,有否讀障也好,也存在很大的可塑性,能夠幫助到一個小朋友改變未來很多的事情,正如當年教師改變我一樣。」

由於在文字解碼方面有缺陷,Will一度很抗拒這堆「怪獸符號」,無法搞清。

過來人經驗 更了解讀障生

上天揀選了Will,令他成為每100人之中的其中10名讀障患者,使他經歷比一般人多的困難,問Will有否心有不甘?他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然後答道︰「對我來說,得多於失。」他解釋,正正因為自己有讀障,所以會更了解有同樣學習困難的學生,能代入他們的感受和需要,而不會像當年某些教師戴着有色眼鏡去看待他。「小學時有一位教師,或許因為知我有讀障,因此產生先入為主的感覺,常說我寫錯字。記得有一次,他指摘我寫錯陳潁釗的『潁』字,硬要我改成『穎』,我跟他解釋沒有寫錯,可是他不肯相信我。直至媽媽拿出我的出世紙來,才真相大白!」Will笑指,這位教師給了他一個很好的反面教材,要引以為鑑,其實跟學生溝通、聆聽他們的聲音是很重要的。

礙於讀障,他在處理文書工作時,偶爾也會有串錯字或書寫出錯的問題,驅使他倍加留神。

昔日的學習經驗,他今日亦套用在一班學生身上。「每個學生的學習方法都不一樣,所以,我現在教一個生字,也會把媽媽那套融會貫通,就是用故事或其他多感官教學法,幫助不同學生,都能夠學得到。」

至於失,Will不諱言讀障使他在處理文書工作時,要比別人更加倍留神。「偶爾也會有串錯字或書寫出錯的問題,但其實只要我非常非常集中,是可以避免得到的,對我工作,沒有構成實質影響。」

「讀寫障礙」不等於「文盲」,只要像Will一樣找到方法,讀障患者同樣可以閱讀書籍。

逆境嚴肅面對 輕鬆度過

攀越過重重山嶺,如今振翅翱翔的他,最希望以過來人的身分,向天下SEN學童及家長打氣。「不要老是想着這個問題會一生一世延續下去,或是認定小朋友『無得救』。3歲是否定80,在於3歲時有沒有給予合適的支援和調節,這些相應的幫助,足以受惠到80的!」

他又寄語家長,遇上逆境,應抱持「嚴肅面對,輕鬆度過」的心態。「當子女有問題,家長無疑會很擔心,但其實這分擔心,是會傳遞給小朋友的。當孩子在學習上已經不容易,還要再額外承受這些壓力時,他們便會覺得學習沒有意義、很氣餒。反之,如果家長可以用一個很輕鬆的心態去面對的話,這種正能量,亦會感染到孩子。」

任教英文科的Will,會依據phonics的發音,把英文生字拆開一組組,再配合圖畫,去教學生記和串。

「輸」在起跑線﹕欣賞堅忍精神 校長主動招手

Will現職八鄉中心小學,主力任教英文科和常識科。該校校長黎婉姍表示,是她主動向Will招手的。「之前教大頒發優秀實習生獎,我從報章上得悉Will的經歷,十分感動,覺得他的艱難,可以成為學生的激勵。剛巧我學校需要聘請教師,於是便透過教大職員聯絡上他。」

八鄉中心小學校長黎婉姍表示,因為欣賞Will的堅忍精神,所以主動向剛畢業的他招手。

黎婉姍笑言,八鄉中心小學位置偏遠,既非在鐵路沿線,即使坐巴士、小巴到達村口,下車後仍然要走一段小路;加上學校是村校,收生沒保證,如非教育有心人,也未必願意來這裏任教。「Will有一句說話很觸動我的,他說『希望能替非華裔學生做一個教材』,就憑他這一句,我便決定一定要聘請他,因為在八鄉中心小學的每一位教師,都必須愛護我們的非華語學生。」

因為實習表現優秀,Will(左)獲頒發「李嘉誠基金會學校體驗獎」,並與教大校長張仁良(右)拍照留念。

開學至今,黎婉姍對他的表現亦讚不絕口,「他很主動、不怕『蝕底』,尤其我們校園很大,但只得3名女校工,所以每次需要搬搬抬抬時,這個『大隻仔』都會毫不計較地走出來協助,我很欣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