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凡響》拍戲契機 導演:特殊校裏有很多笑聲

拍戲契機.導演:特殊校裏有很多笑聲
歐文傑希望,家長帶同子女一起觀看《非同凡響》,他們能互相理解,解開家庭的心結。
回憶起開拍《非同凡響》的契機,導演歐文傑從一隻DVD說起。2015年,他與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合作開拍微電影,走訪多個社福機構找尋靈感,離開普光學校時,校長送上了校慶音樂劇DVD。學生的演出令他留下深刻記憶,豈料再次走訪學校,他受到的衝擊更大,「特殊學校入面有好多笑聲,好開心,好有energy,我覺得看到教育的希望」。

特殊學校採用小班教學,按每一個學生的需要和程度,個別地調整課程,與充滿比較和競爭的主流教育非常不一樣。當日他跟隨成英愉參觀,眼見學生在課堂上踴躍發言,再回想起自己在大專院校兼職授課,學生們一臉倦容,上課沉默,形成了極大對比。加上近年學童自殺事件頻仍,歐文傑決心以一套圍繞特殊學校的電影,帶出主流學生遇到的困難。

拍戲契機.導演:特殊校裏有很多笑聲《非同凡響》不止是SEN生的故事,也透過中六生的角色,帶出香港學童的壓力問題。

Band 1學生帶出港生壓力

所以《非同凡響》的主角不止SEN學童,還有被公開試壓得喘不過氣的Band 1學生,角色同樣取材自真實人物。與這名女學生交流時,歐文傑問對方怎樣抒發情緒,「她答:『喜歡畫畫,但又如何?將來還不是要打份工養家?』她很清楚現實,但我在意的是,她會不會行出自己的第一步,而不是去想身上的包袱」。

在歐文傑眼中,一個反叛學生找到方向,很可能會勇敢地實現出來,反而一個乖巧的學生,卻容易因種種顧慮不敢前行,「他們有壓力都不懂得出聲求救,這是最危險的情况,亦是我希望大家關注的問題」。

冀父母子女互換角度

不過他強調,電影不是要怪責父母或批判考試制度,「我希望父母和子女可嘗試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看,孩子會發現爸媽在默默奉獻,爸媽亦能明白孩子是獨特的,只要用合適的方法栽培,每個人都有非同凡響的一刻」。